假性高血压

假性高血压是指用普通袖带测压法所测血压值高于经动脉穿刺直接测的血压值。2013年欧洲高血压指南提出,假性高血压是指由于严重的动脉硬化阻碍了肱动脉的压缩,使得血压测值假性升高的现象,这在老年人中,尤其是在动脉严重钙化的老年人中较常见。

迄今为止,对假性高血压的流行病学研究尚较少,研究例数也有限,各研究对假性高血压的界定并不统一,因此假性高血压的流行病学目前仍不明确。

病因

1.生理因素

直接测量上肢血压和同时测量主动脉的血压明显不同,外周的SBP较高而DBP较低。这种由近端至远端进行性变化与脉搏波反射强度和时程有关。

2.技术因素

无论是动脉穿刺直接测压或袖带法测量肱动脉血压,其准确性均会收到一些技术细节的限制。许多研究发现袖带测压会高估血压值。SBP、DBP分别高出约5mmHg和5~10mmHg。

3.袖带充气高血压的发生原理

袖带充气高血压是指在袖带充气时血压上升,这种现象是由神经介导的,只在少数人中出现,具体机制不明。

临床表现

假性高血压在临床上分为三种类型:

1.收缩期假性高血压

如上所述,“严重的紧扣性压力”可能造成听诊读数错误长生收缩期假性高血压。此外,动脉壁增厚如门克伯格动脉中膜钙化性硬化症也可产生之,甚至由于肱动脉的不可压缩性而无法用水银血压计测量血压,常见于老年人。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青少年也表现为单纯收缩期高血压,多为男性,身高较高,不吸烟,爱运动,中心动脉压与肱动脉压的差值高于正常血压对照组。这种现象曾一度认为具有良好的预后,但随着研究规模扩大,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部分患者无论肱动脉压或是中心动脉压均升高,其心血管风险会高于正常血压对照,但还需长期随访研究进一步证实。

2.舒张期假性高血压

通常认为DBP听诊标准是柯氏音消失,舒张期假性高血压为柯氏音提前消失。1993年的医学仪器进展协会评价了5项研究,对比袖带肱动脉压和血压金标准肱动脉内压发现:对于收缩压,动脉内压高于听诊血压3~4mmHg,然而对于舒张压听诊血压高于动脉内压约10mmHg。

3.袖带充气高血压

在袖带充气时血压上升,这种现象只在少数病人中出现。

检查

1.Osler手法袖带法测压时,当袖带测压超过患者SBP时,如能清楚扪到患者桡动脉或肱动脉,则为Osler手法阳性,反之为阴性。65%Osler手法阳性的患者袖带DBP比经动脉测压高10mmHg。在老年人中相当常见,且有随年龄增加而增加的趋势,Osler手法敏感性及特异性均较差。

2.自动次声血压探测仪能较好的反映动脉内血压。一项研究提示,如果次声血压检测仪和标准听诊测量的血压DBP无差异,则可排除舒张期假性高血压的诊断。

3.直接测压法采用导管插入动脉内直接测量主动脉血压,这一有创检查不适合日常医疗工作和临床试验,但却是诊断假性高血压的金指标。目前导管顶端有一个很小的探头,可以直接插入肱动脉进行测量。

4.测量中心动脉压将脉波传感器对准桡动脉搏动明显点,收集30秒的脉搏波图形,同时记录肱动脉血压,中心动脉压检测装置可自动计算并显示出中心动脉压。

5.血管造影示前臂动脉钙化。

诊断

1.临床诊断思路

假性高血压多见于老年、尿毒症、糖尿病、严重动脉硬化的患者,当高血压患者出现降压药物治疗无效及长期高血压或严重高血压而缺乏靶器官损害时,特别是老年、脉压较大的病人,要高度怀疑假性高血压,结合无创性中心动脉压检测可初步做出诊断。

2.诊断标准

最终诊断假性高血压需要经动脉内测压的同时进行袖带测压。2010年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指出:假性高血压为袖带法所测血压值高于动脉内测压值的现象,收缩压(SBP)高≥10mmHg或舒张压(DBP)高≥15mmHg。

治疗

假性高血压的治疗应根据患者的临床情况决定。部分患者由于动脉僵硬度增加,心血管事件的风险是升高的,脏器的血管也有动脉硬化,因此常伴有脏器供血不足。因此,诊断假性高血压不代表治疗与否,而应该发现适宜的治疗人群及降压目标。如降压J型曲线的存在很可能是由于根据袖带法测量的血压值调整目标值,而导致过度降压,由此出现严重并发症。因此假性高血压患者在未确定合理的降压目标前不宜贸然进行降压治疗,确诊后应同时评估动脉硬化和脏器供血不足,针对动脉硬化的易患因素进行综合干预,监控血压,从而保护脑、心、肾等重要脏器的功能。

预防

当高血压患者出现降压药物治疗无效及长期高血压或怀疑严重高血压而缺乏靶器官损害时,要警惕假性高血压的可能,应进一步进行相关的检查,以便早期确诊。